杨毅_人物库_观点中国

杨毅,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少将,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1995年至2000年驻美国大使馆海军武官。毕业于北京大学、加拿大拉瓦尔大学,先后在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中央党校、法国政治大学进修学习。历任海军航空兵地勤机械师、援外军事专家、护卫舰副舰长、海军司令部办公室外事处长、海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海军武官等职务,同时担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理事、太平洋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会战略分会副会长、中国国际交流学会、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理事等社会职务。 杨毅少将经常参与中央和国家机关高层重大政策咨询会议,代表国家与军队参加重要国际会议,先后出访过50多个国家,在国内和国际上享有较高的学术地位。

杨毅少将对国家安全战略、国际战略和军事战略有较深入的研究,发表过诸多具有重要影响的学术文章,先后主持完成过“我国21世纪初国家安全利益目标与安全政策构想”、“增强我国战略能力建设”等全国全军重大研究课题,主要学术专著有《全球战略稳定论》、《国家安全战略理论》、《中国国家安全战略构想》等。

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人民海军将建设成世界一流的海上力量,但我们绝不走“国强必霸”的老路,绝不奉行“炮舰外交”政策。

通过语言,可以增进文化上的相互了解、认知和理解,进而为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夯实社会基础。加强民心相通,不仅需要通过语言传递信息,还要通过语言来影响人们的思想,塑造对中国的认知,讲好中国故事,提升中国形象。

经贸关系长期以来都是中美两国之间的“压舱石”,尽管目前汇率、知识产权、市场准入等方面存在利益矛盾,但是中美两国经济关系 “相互依存”的性质是不会改变的。

他们认为国内只有“犯罪嫌疑人”,不存在敌对势力;在国际上只有竞争对手和伙伴,不存在敌对势力。经过六十多年的建设与发展,我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综合国力已经让任何企图军事入侵中国的敌对势力望而却步。

今天讲颜色革命,首先是怎么看香港的“占中”。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自己如何看待当前的国际战略格局,现代国际关系中政治的本质没有褪色,全球化时代和平发展主流不能掩盖国际关系的政治本性。

今天讲颜色革命,首先是怎么看香港的“占中”。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自己如何看待当前的国际战略格局,现代国际关系中政治的本质没有褪色,全球化时代和平发展主流不能掩盖国际关系的政治本性。

我们的外交指导思想,要从“不惹事”、“别出事”到“做事谋势”进行转变,同时,赋予“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以新的内涵。简而言之就是:不逞强、不示弱、要示理、守规矩、有信誉。

“前期介入”是在风险呈现苗头或初期即积极介入,提出解决方案,引导事态朝缓和方向发展,一旦危机出现就要防止升级失控。“反向制衡”则是联合一切可以利用的积极因素,组成冲突制约阵营,增大风险制造方的成本并降低其战略收益。

只要我们坚持原则,在重要的国际事务中敢于表态、敢于维护自己的利益和友好国家的利益,敢于动用否决权,会让一切国际正义的力量“信得过”、“靠得住”,让那些非正义的力量不敢轻易欺负、调戏我们,我们不但把经济做大做强,还要把国家尊严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推向新水平。

瓦良格号的海试还没有什么特别突出明显的、看得见的军事意义。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当我国的航空母舰具有了战斗力,能够充分地发挥其自身作用的时候,就可以维护我国的国家利益不受到外部的侵犯和伤害,在提高我国的国防能力的同时,也保护和促进其他能力的发展。

美国经济复苏乏力,“重返亚洲”的战略因为“口袋缺钱”是不能赢得地区各国的欢迎的。于是,制造矛盾、制造混乱,乱中推销军火,利用相关国家寻求“安全保护”的诉求,获取经济利益,为美国经济复苏打开市场。

日前,中国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美国提出的“空海一体战”理论是一种“鼓吹对抗、以牺牲他人安全换取自身安全的观点,是冷战思维的体现,与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背道而驰。

中美关系的互动朝着什么方向发展,其影响已经远远超越了双边的范畴,直接关系到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和繁荣,并对整个世界战略格局的走向具有难以估量的影响。

无论是从国际安全环境出现的新挑战,国家利益拓展对军事力量建设与运用的新需要,还是国防与军队建设自身内在需求的牵引,中国增加国防预算都无可厚非。

每年当我们公布国防预算的时候,总是刺激许多国家评论家的想象力,对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意图做出种种歪曲的解读。与此同时,各种非传统安全威胁有增无减,索马里海域的海盗依然活动猖獗,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任务对中国军事力量的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