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阿三的国度——印度成长为世界第一疫情大国的潜力

截止到发文时间,美国的新冠病毒感染确诊人数为8222371 ,印度为7376783,第一和第二的差距有80几万人。相信大多数人不会怀疑,凭借三哥日均新增确诊人数逼近10万的吓人加速度,赶上美国也就几个星期的时间而已。

印度的首例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出现于今年1月份,一直到4月份,确诊人数都维持在低速增长甚至是无增长的状态。这不排除三哥使用一些诸如控制检测人数等特殊的手段来控制确诊人数,总之三哥在台面上的数据做得很漂亮,一度赢得国际好评。

但从5月份开始,三哥就像是喝醉酒一般,有些飘了,日均新增病毒感染人数开始紧追欧美,一路走高,到了8月份,日均新增感染人数开始超过50000,自此便彻底直路狂奔,放飞了自我,日均新增感染人数无限逼近10万大关。

印度新冠病毒累计确诊人数的第一个一百万,花了5个多月的时间,第二个一百万,仅仅才花了20天,第三个一百万花了16天,第四个一百万花了13天,第五个一百万花了骇人听闻的11天,第六个一百万花了12天,第七个一百万花了13天。

看着这些令人心惊肉跳的数字,这不是在比谁赚钱多啊,数字代表的可是活生生的确诊患者!

而且根据已检测人数和已确诊人数的超高比例,早有人估计印度未公布的实际确诊人数是以亿来计算的,为此三哥恐怕又要戴上“病毒之国”的高帽了,成为全世界新冠病毒传染流行的一个随时随地皆可爆发的超级传染源。

首先,印度具有传染病流行的天然禀赋,它具有足够高的人口密度和足够大的人口总量,病毒感染的增长潜力其他国家望尘莫及。据2018年公开的统计数据,印度的人口密度排在世界第20位,人口总量高居世界第二位,其人口密度是中国的近四倍,人口总量却是和中国十分接近。而且在孟买市中心的达拉维贫民窟,它以占地1.7平方公里的面积居住着上百万的人口,这种局部的人口密度几乎是世界之最。传染病的病毒就喜欢往这种高密度、人口多的地方去钻,疫情爆发起来的时间够短、面积够广,预防和隔离的难度和成本都是呈几何级别地增加。

在客观条件上,印度的卫生状况和医疗能力也为病毒肆虐奠定了厚实的基础。印度是全球有名的“脏乱之国”,人们随地大小便,用手当厕纸,强奸犯罪泛滥,贫民窟的大量民众甚至没有干净的自来水可用,让病毒简直不要太舒服。

在医疗防治能力上,印度更是先天欠缺。印度没有类似中国疾控中心这样的公共卫生部门,对传染病的监测和控制缺乏系统性的能力。印度用于卫生控制的总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连年下降,在2016年甚至降到了3.7%,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这就造成印度的医生和医疗设备资源严重紧缺,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印度平均每1315人才拥有一名医生,医疗拥挤程度超过了中国的两倍,病床数缺口更是达到了3500万张的夸张数字。更加恐怖的是,印度没有健全的医疗保障体系,很多人没有医保,大部分医疗费都得自费,穷人负担不起,医疗资源也耗不起,所以很多人一旦被病毒感染,根本就不会进医院,更别说什么主动隔离,都得成为隐形的病毒活体传播机。

既然客观能力不足,那么在主观意志上,三哥总得狠下心来跟病毒决一死战吧。可三哥偏偏又不!

印度政府对于疫情的管控,大起大落,忽紧忽松,毫无章法,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3月24日晚,印度总理莫迪发表讲线日起封锁整个国家,时间为3周。三哥得意洋洋地自称这是“世界最严封锁令”,但带给民众的是“世界最灾难性的封锁令”。

禁令留给民众的准备时间只有4个小时,而且印度政府是很明显的挖坑不管填的做法。禁令只管如何封锁整个国家,却不告知民众如何在封锁条件下获得食物、维持生活。因此禁令宣布后,印度发生了大面积的民众恐慌,民众们聚众抗议、抢购物质、挤兑交通资源,造成全国交通系统崩溃,很多人原地失业,不得不千里走单步回到家乡,像极了当年印巴分治时的大逃亡事件。

尤其堪称闹剧的,是印度政府对于民众在国家封锁状态下的暴力管制。一旦发现有民众违规外出或者不戴口罩,就会有管控人员冲上去一阵打骂,扇耳光、打屁股甚至喂以一顿老拳,魔幻阿三的国度,果然名不虚传。

问题是,印度的经济根本撑不起如此“一刀切”的封锁管控,数以亿计的民众失业,经济近乎停滞,再加上30年一遇的超级蝗灾来犯,民众饿不起,政府也绷不住。因此,从5月份开始,印度就开始放松封锁管控,人群从隔离分散状态,又回到了聚集流动的状态。

至此,印度民众经历了全国分布聚集、交叉流动、隔离封锁、再交叉流动、再到全国分布聚集状态的大折腾,印度政府的那道禁令反而起到了助推新冠病毒交叉感染的作用,坑死了全国民众。

因此,我们看到的事实就是,封锁禁令逐步解除后,也就是从5月份开始后,印度的日均病毒感染人数开始飙升,封锁了人员,放飞了病毒,是不是觉得很神奇?

众所周知,印度是个“宗教之国”,全国80%以上的民众信仰宗教,他们信仰宗教大于相信科学。比如作为宗教信仰之一的恒河水,就有“我住恒河头,君住恒河尾,日日思君不见君,你喝我的洗澡水。”等等荒谬现实。

比如印度民间经常举行“喝牛尿”派对,他们认为喝牛尿就能抵抗新冠病毒。印度人民党议员苏曼·哈瑞普瑞亚也表示,喝牛尿和吃牛粪可以消灭新冠病毒。印度民众向来把牛当成“神牛”,“神牛”的尿和屎为什么不可以消灭新冠病毒?

又比如印度民间众多印度教民族主义团体表示,新冠病毒是神明对于吃肉之人的惩罚,所以只有吃肉的人才会感染新冠病毒,要对抗病毒,别吃肉啊!更加荒唐的是,印度很多卫生部官员也宣传这种说法。

欧美民众不戴口罩、不遵守隔离制度,可以说他们是要自由。而印度民众不戴口罩、不遵守隔离制度是因为一脸懵,为啥要这么做呢?我是个忠实教徒,神明会保佑我的啊!他们甚至还认为病毒是那些白衣“恶魔”们带来的,这里的白衣“恶魔”指的就是医护人员。

4月15日的印度北方邦莫拉达巴德县就发生过这样的暴力攻击医护人员事件,多么愚昧无知!

体量禀赋,脏乱无敌,国力发软,政府茫然,民众愚昧,三哥在疫情爆发的路上,犹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共享发展机遇 共创美好未来 王凯张志军会见参加第二届全球(长春)制造业服务外包峰会企业家代表

一把手访谈|清新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李东桂:高标准打造清西产业发展协同平台

一把手访谈|清新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李东桂:高标准打造清西产业发展协同平台

中国生物:51位非洲驻华使节和高级外交官访问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都市圈城市群可贡献经济增长70%以上动能

Leave a comment